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生活隨筆 > 八項規定半年審視:根治公款濫用_八項規定嚴禁公款購茶

八項規定半年審視:根治公款濫用_八項規定嚴禁公款購茶

來源:生活隨筆 時間:2019-04-24 點擊: 推薦訪問: 八項 公款 審視

  述評由頭   “厲行節約、反對浪費”八項規定半年考   中央出臺“八項規定”,社會同感清新風氣,“白天會桌、晚上飯桌”的狀況大有改觀,“舌尖上的浪費”明顯得到遏制。但與此同時,一些“升級版”的違規手段也應引起更多注意。群眾普遍希望加大監督、懲戒力度,別讓好作風成為“一陣風”。近段時間,中央紀委高度重視對八項規定落實情況的監督檢查。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2665個,給予組織處理和黨政紀處分2290人次。
  “三公消費”新變化
  1. 高檔餐廳倒閉潮襲來,紛紛自救:中央出臺“八項規定”后,北京很多從前門庭若市的高檔餐廳,現在都變得冷清起來,一些餐廳甚至難以為繼,紛紛關門歇業。增速下滑、遭遇寒流、陷入困境,這就是目前高檔餐飲業面臨的現實。于是部分高檔餐廳紛紛開始“自救”,全聚德推烤鴨自助餐;凈雅大酒店繼湘鄂情之后,回歸大眾餐飲,開始賣起火鍋和包子。
  2.茅臺放棄公務群體,銷量下跌:受中央出臺“八項規定”、遏制“三公”消費等因素影響,包括茅臺在內的高端白酒業遭遇寒冬,茅臺亦下調了2013年的銷售目標。茅臺公司已開始逐漸轉變消費群體,由公務消費轉向大眾群體消費。茅臺集團已提出,茅臺應從過去的“官酒”轉型為“民酒”,讓老百姓可以消費得起,買得到真正的茅臺酒。
  3.豪車市場降溫:公務車市場一直是豪華車消費的風向標。“八項規定”的出臺,在控制公務用車對豪華車的消費的同時,對市場形成示范效應,豪華車消費正在理性降溫。汽車工業協會的最新統計顯示,今年第一季度,國內豪華轎車市場增幅只有4%,遠遠低于整個乘用車市場13%的增長率。而就在過去的2012年,國內豪華車的漲幅首次突破100萬輛,銷量漲幅超過20%。
  4.歌手停止“走穴”,高端禮品消費陷入寒冬:“公費看戲”長期支撐著演出行業的半壁江山。政府的各種招商活動、開閉幕式、頒獎禮儀、周年慶典、會議論壇等,都是以往演出商掙錢的好機會。“八項規定”出臺后,很多演出商稱已接不到政府單子,許多歌手也紛紛停止“走穴”,不再接受商演邀約。與此同時茶葉等高端禮品行業市場也是哀鴻遍野,茶商收購明顯減少、高檔茶葉乏人問津、價格幾近“腰斬”。據河南茶商介紹,往年3000-5000元/斤檔次的高端雨前茶,今年降至1500-2000元/斤仍大量滯銷。
  升級版的“三公消費”
  1.“機關食堂”成請客聚餐新場所:部分政府機關在處理一些重要的公務宴請時相當低調、嚴謹、慎重,轉而將重要的客人請進單位小食堂。這些地方,裝潢可能不如高檔酒店,但飯菜之精致、服務之精細、花樣之精準,有過之而無不及。大龍蝦、海參、林蛙,樣樣都有;茅臺、五糧液、高端紅酒,客人任選。
  2.茅臺酒裝進礦泉水瓶:凡事都有變通的方式,喝茅臺就是一例,現在通行的做法是,喝茅臺把商標先撕下來,更為隱秘的辦法則是,用舊瓶裝新酒,把茅臺酒倒進礦泉水瓶。這樣,就既可以“嚴防走光”,又可以讓官員喝好,可謂是一舉兩得。這種不斷翻新的新花樣,讓“八項規定”在實際中執行起來有很大困難。
  3.奢侈品發票開成“辦公用品”:一位業內人士說,在中央“八項規定”等措施不斷出臺以來,那些從高端白酒、海參和鮑魚里轉移出來的送禮資金,部分溢到了奢侈品領域。據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在國人奢侈品消費巨額數據的背后,暗藏公款消費、權錢交易等陰影。另外,以往一些單位之間“公對公”送禮不僅難以界定,而且還巧立名目,資金走賬非常方便,通常用“辦公用品”等名義就消化掉了。
  4.變著“法子”公車私用,人下車走,人走車來:如果領導干部到朋友家赴私宴,司機把領導送到后,隨即把車開走,等領導需要時再來接;因規定公車不能在夜晚出入賓館娛樂場所,就索性將車停在僻靜處之后再步行前往,以避人耳目。更為惡劣的是,有媒體爆出有些公務車使用者甚至故意以遮擋號牌,或套用軍車牌和假牌等方式逃避社會監督。
  八項規定實施半年了,人民群眾有目共睹,上自政治局下到基層,在工作作風上確實發生了很大變化。這里不做全面分析,只就其中有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要求進行討論。
  公款大吃大喝絕非小事
  就我個人出國所見所聞或者從媒體所得到的信息而言,發達民主國家的政要及公務員,對于吃飯的要求都是很低的,和普通人沒什么區別。一般沒有等級差別,更不會大吃大喝,用公款吃喝更是非常少見,即使有,也特別節省。比如有些國家的總統,午飯也經常到街頭的餐館排隊買快餐。有些人當了總統,一年要吃幾百份便當。有些國家的軍校,軍官與學員一樣在食堂自己掏錢買飯吃,并沒有因等級而設不同的食堂,吃不一樣的飯菜,更沒有白吃飯的。這些國家的政府官員或公務員或軍官,并沒有把吃喝與身份等級聯系起來,更不會隨意使用公款吃喝。在這些國家,總統或高官吃普通飯菜,并沒有成為新聞,更不會刻意宣傳去感動世人,因為這是他們司空見慣的事情,是不值一提的。
  而我國則是公款吃喝非常普遍而且奢侈浪費非常驚人。另外在吃飯上也很注意等級差別。所謂高級領導的“小灶”早就存在了,某些特權部門的“特供”也為民眾所詬病。有些部門的食堂是分不同等級的。這里面就包含封建社會的等級觀念在內,與現代民主社會格格不入。大吃大喝,花天酒地,也帶有嚴重的暴發戶心理,是素質低下的表現。從社會層面來說,也是文明程度低下的表現。官場的吃喝風帶動了一大片,學術界、教育界等也都加入了公款(包括科研經費)吃喝的隊伍。由此也帶動了餐飲業不正常的興旺發達,有些食品或酒類漲價也達到令人驚詫的程度。政府宴會專用酒也堂而皇之地成為高檔酒的標志。更為重要的是,請吃請喝或公款吃喝背后除了鋪張浪費揮霍公款外,還有拉關系搞幫派或行賄受賄等更嚴重的腐敗行為。有很多時候,大吃大喝的干部還認為自己是為工作而作出自我犧牲了。公款吃喝對市場和社會也產生了不良影響。所以,公款大吃大喝絕非小事!   公款濫用不只“三公消費”
  國外的公務員是帶飯上班或者中午在外買飯的,政府機關沒有食堂。機關和大學一般都有工作人員或教師吃飯的房間,那里有冰箱、微波爐、咖啡壺這些設備以供使用,但沒有公費可以用于吃喝。國內則普遍有政府機關食堂,食堂往往還有政府明的暗的補貼,或者挪用其他款項,所以政府食堂的飯菜往往特別便宜。近年來在互聯網上也時常看到有人對此提出質疑。我個人看,這確實是個問題,是政府部門利用職權侵占公款、搞特權的表現,也是公私界限不明的表現。有些政府機關出租房屋給餐館,也為公款吃喝提供了方便。
  這里我之所以提到機關食堂,是想說明“三公消費”中的公款吃喝并沒有把濫用公款吃喝的現象都包括進去。而且就“三公消費”來說,也沒有把濫用公款的現象全包括進去。比如:除了機關食堂之外,還有各級政府(各部委、研究單位、學會、協會等各類政府機關及企事業單位)在各地建設的樓堂館所(招待所、賓館、飯店、培訓中心……),使用公款數量其實是非常驚人的。又比如:公務員用公款上學或培訓的費用也是很驚人的;還有其他類型的公款消費,比如公款報銷家庭私人消費金額,公款為政府工作人員辦幼兒園托兒所(有些地方甚至用公款為政府工作人員建立墓地);還有包括豪華國宴在內的各種政府公務招待吃喝的總花費,這些恐怕在世界各國中也是最多的……這些形形色色的公款濫用,匯總起來,其消費豈止“三公”?很可能是“四公消費”、“五公消費”、“六公消費”或者更多。據說我國政府的行政支出數額在世界各國中是最高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濫用的結果。所以,根本問題就是公款濫用問題,亦即利用職權濫用納稅人交納的錢。如果不把“三公消費”背后的真正問題揭示出來,沒有認識到這是官員利用權力濫用公款這樣一個巨大問題中的一部分表現,只是局部地加以批評、加以禁止,亦即采用大題小作的辦法,實際上是根本不可能解決這一痼疾的。
  公款濫用的原因
  為什么中央三令五申而公款吃喝這樣的行為還一直不能徹底糾正?前邊提到大題小作,實際上就是采用的方法不當。這種不當表現在幾個方面。
  首先是沒有從思想源頭加以正確認識,沒有認識并消除封建等級觀念,以及特權思想,從而從提高文明素質著手,加以教育,樹立正確的平等觀、權力觀;而是把公款吃喝看作局部的不正之風,個別現象,沒有下大力氣加以糾正,沒有在黨員干部中樹立起公私分明的正確觀念。我想,在黨和政府的官員心目中,對于公款如何使用,還沒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還較多地處于為所欲為的狀態。比如外交官員出國要坐頭等艙,美其名為“外交人員代表國家自然要坐頭等艙”,殊不知這正是官員高人一等的特權思想在作怪。與發達民主國家外交官員坐經濟艙公務出國相比,中國的老百姓也知道誰是誰非。比如中國重要官員出國,在國外住的是私營賓館,因為外國沒有政府辦的酒店或賓館。而中國各級政府很多部門都有招待所,有的甚至有好多家。有些官員甚至長期全家住在公家的賓館。官員擺闊氣、講排場、恣意揮霍公款,在中國表現是非常驚人的。
  其次是沒有上升到法制的高度,采取嚴謹的立法的方式對公款使用加以限制,而是以各種臨時性規定來加以管理。國外的官員根本不可能像我們的很多官員那樣,天天有飯局,局局有酒喝,走到哪里吃到哪里,不僅全免費而且越貴越好,山珍海味,食不厭精。一方面,為什么人家的官員不把吃喝看得這么重?另一方面,人家為什么不吃?從法律角度看,人家的法律嚴格,公私分明,公款是絕對不能被隨便用來讓官員任意吃喝的。發達民主國家的財政是由議會管著的,政府要用錢必須由議會批準,如果政府揮霍公款,議會就會不批準其預算,或者對這些官員予以質詢,所以政府官員根本不敢隨意打公款的算盤。這就是政治學所說的權力制衡,以議會權力監督制約政府權力,實踐證明這是最有效的監督制度設計。
  但是,現在我們的法律還沒有很好地解決公私分明的問題,甚至以黨或政府的規定代替國家法律,這些現象都說明我們必須繼續加強法制。這是我們必須予以充分注意的。法律的制訂權應該歸于人大,人大應該有完全獨立的立法權與監督權,這些都是原則性的問題。如果政府自己制訂規定去約束自己,而不注意人大的立法權與監督權,那實際上實行的是自我約束與自我監督,其效果可想而知是很差的,因為從監督學理論來說,自律必須有他律才可以起作用,內部監督遠不如外部監督效果好。所以以權力制約權力是不可違背的規律,違背規律必受苦果。我們幾十年不能有效地解決官員濫用公款吃喝這樣一個問題,其實與我們的制度設計有很大關系。回避這個問題、甚至維護現行不合理的制度,只能使我們繼續蒙受嚴重腐敗的羞辱。
  第三是沒有有效的外部監督,而是倡導黨員領導干部的表率作用。其實,沒有有效的監督,任何人都有濫用權力的可能,這是監督學一個最基本的常識,是歷史事實一再證明的一個基本道理。靠領導干部的表率作用,正如封建時代宣稱皇帝是圣明天子,為天下作表率一樣,只能成為自欺與欺人之談。另外有一個問題也值得注意,就是我國對于腐敗分子的懲罰總體來說偏輕,這也在某種程度上助長了腐敗風氣的蔓延。有很多腐敗分子應該及時被清理出黨的隊伍和公務員隊伍,但實際上卻只是給以通報批評、黨內警告、留黨察看、停職等處分,停職的官員往往很快復出或異地作官。
  完善法制是解決問題的正確途徑
  我個人覺得,公款濫用包括公款吃喝在內,都可以稱為“非法特權享受”。必須明白一點,政府自己給自己訂的規定不能等同于立法機關制訂的法律。從法律體現民意這一角度看,公款吃喝以及其他濫用公款現象實質上都是不合法的,因為人民群眾對于公款吃喝不僅不認同,而且是極其反感的。我相信,如果人大立法嚴禁公款濫用,通過各種方式對官員的濫用公款行為進行有效的監督,那么我國的公款濫用現象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嚴重。
  總之,希望我們的黨、政府,不僅通過規定來約束公款吃喝等不正之風,還要進一步從法律的層面采取必要的步驟,使我們的有關法律更完善、政治制度更健全、給人民更多的監督權力、讓人大充分發揮其立法與監督作用。對于公款的使用一定要有更嚴格的規定,真正區分公私界限,使得任何濫用權力、濫用公款的行為都能得到制止,使黨員干部真正成為廉潔奉公的楷模,真正做到讓人民滿意。   (作者為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北京大學政治發展與政府管理研究所研究員)
  責編/馬靜 美編/石玉
  延伸觀點
  只有將“公事”徹底“公辦”才能防止制度漏洞
  目前,公務接待環節的漏洞主要體現在“堵住上面堵不住下面;堵住里面堵不住外面”,上面限制住了,但地方尤其是基層政府的相關措施還沒到位,所以可以由下級買單;黨政機關限制住了,但企業可以為官員買單。所以整治這一問題仍需“上下聯動,里外兼治”,內部要細化制度規定(如公車使用登記、吃喝消費比例限定等),外部要加大曝光力度。從目前貫徹八項規定的情況看,社會媒體的作用非常顯著。
  中國官場文化存在著“公事私辦”和“私事公辦”并存的現象。本來是公事公辦的事情,也要靠關系、靠找人才放心,結果形成了“不拉關系、不找人,公事也不給你好好辦”的惡習;本來是私事,你用自己的錢送禮別人管不著,結果現在都用公款來送禮,結果就強化了目前中國“公私不分”的官場文化。我認為,只有將“公事”徹底“公辦”才能防止制度漏洞。解決的根本之道還是十八大報告中提到的“推行權力運行公開化和規范化”,即公權力的運行,一要規范,在程序上要具有可操作性;二要透明,要允許和鼓勵社會各界對公權力運行過程進行全方位監督,媒體要及時進行披露和曝光。——國家行政學院領導干部測評中心主任 劉旭濤
  遏制公款浪費需健全組織考核問責制
  遏制公款浪費要做到持久化、常態化,制定干部貫徹“八項規定”組織考核問責制,非常必要。組織考核問責制是干部行為的“指揮棒”,是公權濫用的“緊箍咒”。實踐證明,對黨政領導干部的要求和規定,列入組織考核問責的內容要比沒有列入的執行得好。考核問責也是監督權力運行的重要舉措,是把權力關進籠子的重要內容。
  廉潔從政、勤儉節約本來是對干部進行考核問責的內容。但長期以來,由于缺少具體要求和考核的具體辦法,考核流于形式,形同虛設,問責更無從談起。要堵住公款浪費的漏洞,有效實施遏制公款浪費的組織考核問責制度,當前,特別要作好以下工作:一,制定公款消費的相關規定和實施細則。二,加強對遏制公款浪費制度的考核監督問責。三,公款請客、送禮、接待、用車、出國考察等,需要保密的除外,一律向黨員和群眾公開,記者可以要求查看并報道。四,管住預算外收入。五,考核結果與干部使用掛鉤。——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原副院長、教授、博導 甄小英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