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經典文章 > 庫珀佩蒂,澳大利亞的地下“鬼城”|d.b.庫珀

庫珀佩蒂,澳大利亞的地下“鬼城”|d.b.庫珀

來源:經典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地下 地下室 地下工程

  由于一個孩子的意外發現,庫珀佩蒂成為傳說中寶石遍地的“神的寵兒”,成群的挖寶人蜂擁而至,挖坑鑿洞形成一座巨大的地下城。   在光線照耀下,蛋白石色彩斑斕的游彩有一種迷幻之美。因為這種名貴的寶石,庫珀佩蒂成為了一塊榮耀之地,也成為了一座“被詛咒之城”。
  在安靜的夜里,人們能聽到從地下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響。據說那是礦難中死去的人始終不肯離去,依然在那里敲敲鑿鑿地碰著運氣。
  這很像一部科幻電影中的月球場景:紅色的荒漠直通天際,一望無垠的砂地上匍匐著矮小的灌木和枯黃的草;地面上聳起小型的沙丘,每個沙丘頂端都有一個圓形的淺坑;遠處,隨風沉浮的沙塵托起的是一片海市蜃樓……其實,這里是世界蛋白石之都,澳大利亞著名的“鬼城”——庫珀佩蒂。
  地處維多利亞沙漠腹地的庫珀佩蒂,應該說完全不適宜人類居住。在夏季的白天,這里的最高溫度可以突破55℃;進入夜晚后,氣溫驟降,蚊蠅成群,即使草木都很難生存。所以,附近的澳洲土著們很少踏足這里。
  但是,由于一個孩子的意外發現,庫珀佩蒂最終成為了傳說中寶石遍地的“神的寵兒”。成群的挖寶人蜂擁而至,導致一座巨大的“地下城”迅速產生……但后來,隨著礦源的枯竭,小城的喧鬧戛然而止,熱鬧和繁華也變成過往云煙,荒涼與衰敗使它成為了一座“鬼城”。在那些從興盛到衰敗的故事里,這座小城就像大漠深處一個最不可思議的傳說。
  小探險家的意外發現
  1951年的夏天,一支由詹姆斯·哈奇森率領的探險隊在維多利亞沙漠尋找金礦……
  自從澳大利亞第一個金礦被發現以來,全世界的投機者都渴望在這塊新大陸上找到更多金光閃閃的寶藏。此時,這支探險隊正被愁云籠罩。面對變幻莫測的沙漠,隊員們的熱情一天天減少,受盡了缺水的折磨,但卻連半點金子的影子也沒見到。身處茫茫沙海中,探險隊進退兩難。天色已晚的時候,隊長哈奇森命令隊伍安營扎寨。由于干渴難耐,在搭好帳篷之后,隊員們就分散開來,朝不同的方向進發,前去搜尋水源。哈奇森叮囑14歲的兒子——探險隊最年輕的隊員威廉·哈奇森,要求他好好照看營地,之后就和隊友們離開了。
  14歲的威廉并不是個安分的孩子,他一直夢想能夠和父親一樣,成為一名勇敢的探險家。搜尋水源的隊伍離開沒過多久,威廉就開始試著對營地周圍進行探索,不知不覺中,他越走越遠,在黑暗中迷路了……當隊員們空著手回到營地,卻發現小威廉不見了,全都慌了神。要知道,危機四伏的沙漠在夜晚比白天更加危險,更何況威廉還是個手無寸鐵的孩子……就在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該怎樣去找人的時候,小家伙出人意料地回來了,而且臉上還掛著神秘的微笑。氣急敗壞的詹姆斯正準備開口教訓這個不聽話的孩子,卻看見他從身后掏出了盛滿水的羊皮袋,威廉找到了水源!不僅如此,他還帶回了半口袋色彩斑斕的石頭——蛋白石,一種在當時是十分名貴的寶石。
  很快,發現蛋白石的消息就傳到了幾百公里外的金礦上,礦工們紛紛組建車隊,帶著食物和飲水朝荒漠進發。
  當地的土著驚奇地發現,沙漠里一向人跡罕至的地方突然變得熱鬧起來:一大群工人從很遠的地方跑來,每天清晨和黃昏都在地面上挖坑、鑿洞,到了中午烈日當空,就縮回地下的洞窟里避暑。土著們指指點點,嘴里念叨著一個詞:庫珀佩蒂、庫珀佩蒂。在當地的土語中,這個詞的意思就是“住在洞里的白人”。
  據說,這里出產的第一批蛋白石就賣出了1.7萬英鎊的高價,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財富。金錢的誘惑吸引著越來越多的礦工,到1919年,已有近500人聚集于此。一年之后,當地的礦業協會借用土著人的說法,把這個沙漠中新興的小鎮正式命名為“庫珀佩蒂”。不幸的是,發現蛋白石的威廉·哈奇森沒能看到這一切,在后來的一次探險途中,不滿20歲的他不幸遇難。人們用他的名字為鎮里的主干道命名,以此來紀念這個勇敢的小探險家。
  蛋白石的詛咒傳說
  由于特殊的化學結構,在光線照耀下,蛋白石色彩斑斕的游彩有一種迷幻的美。古羅馬博物學家普林尼在《自然史》中感嘆說:“在一塊石頭上,既能看到紅寶石般的火焰,紫水晶般的色斑,也能看到祖母綠般的綠海”。
  在古羅馬帝國,貴族們喜歡把蛋白石當作禮物送給心儀的女人。據說,當年的安東尼瘋狂地迷戀埃及艷后克麗奧佩特拉,當他聽說元老院議員諾紐斯有一枚珍貴的戒指,上面鑲嵌著舉世無雙的蛋白石時,就決定買下來送給克麗奧佩特拉。然而,當安東尼提出用黃金和女奴和諾紐斯交換時,卻遭到了對方的斷然拒絕。一氣之下,安東尼威脅諾紐斯要么交出戒指,享受榮華富貴,要么留下家室財產,被驅逐出境。結果,諾紐斯帶著戒指毅然逃走,令安東尼氣急敗壞。
  時間進入中世紀,蛋白石的名聲急轉直下,人們謠傳小偷帶上它可以隱身,巫師用它可以控制人心。19世紀初,英國作家斯各特出版《蓋因斯頓的魔女安娜》,在書中,斯各特將民間傳說發揚光大,筆下的魔女安娜頭戴一枚碩大的蛋白石,安娜開心或者激動時,蛋白石會閃出火舌般鮮紅的光芒。安娜不喜歡去教堂,她總是側著頭,防止圣水灑到蛋白石上。有一次,安娜躲閃不及,圣水滴落在了頭飾上,她竟然因此死去。
  據說,拿破侖也曾送給心愛的約瑟芬皇后一顆有紅色光芒的蛋白石——“特洛伊之火”。后來,寶石離奇失蹤,宮里盛傳“特洛伊之火”真的燃起火焰,化成灰燼飛走了。而西班牙王室的傳說則更為凄慘:多情的國王在一次出行中與女伯爵墜入情網,臨別時,國王許諾會回來接她,于是,女伯爵癡癡地等待。誰料負心的國王卻娶了別國的公主。悲傷的女伯爵將一腔怨恨注入一顆美麗的蛋白石,鑲在戒指上,當作新婚禮物送到王宮。公主對這枚戒指愛不釋手,終日戴著到處炫耀,不久就患上怪病,不治而亡。更離奇的是,先后繼承這枚戒指的其他皇室成員也一個接一個患怪病而逝。最后,不信邪的國王決定收回這枚戒指,親自保管,沒過多久,國王也一命嗚呼。而那枚戒指也消失了,至今下落不明。
  盡管越來越多的傳聞給蛋白石蒙上不祥之色,但它的身價仍然居高不下……   在庫珀佩蒂,挖礦的條件是十分艱苦的。當時的礦工大多只有一身苦力和一把鎬子,他們在沙漠里盲目搜尋,一切全憑經驗判斷,如果挖到十幾米還不見礦石就會放棄,然后另尋他處。即使打出了礦井,簡陋的保護措施也無法保障井下作業的安全。因此,挖礦就像一場賭博。礦工的妻女清早送他們出門,心里總是懸著:打開門有可能迎回一個百萬富翁,也有可能迎來一個噩耗——礦井出事,賠上性命。
  據說,在庫珀佩蒂短暫的挖礦史上,死于各種礦難事故的多達百人以上。很多人相信,那些不幸都是蛋白石帶來的厄運。所以,庫珀佩蒂一方面因為蛋白石成為了一塊榮耀之地;另一方面也因為蛋白石成為了一座“被詛咒之城”。
  人們用炸彈解決爭端
  沙漠生活的艱難程度遠遠超出人們的想象。為了躲過炙熱的正午和寒冷的夜晚,礦工們在沙漠挖出地下洞穴,作為居室。早期的洞穴,通常是依著橙色砂巖的小山丘開始挖掘,留一個入口在地面,然后慢慢鑿出客廳、臥室、壁櫥和衣柜,從隱蔽在地下的房間里伸出一兩個小小的豎井,用來通風。據說,有一家人挖出一個三室兩廳的居所,住了十來年之后,轉手賣給一家新來的挖礦人。但新來的這家人人丁興旺,三室兩廳不夠住,于是就向下多挖了一層,誰知道竟生生挖到了一條礦脈……
  就這樣,挖著挖著,庫珀佩蒂終于挖出了一座巨大的地下城。民宅、教堂、酒吧,全都一應俱全。由于這些地下設施相互之間都有連通,因此在黃昏時分或者天氣涼爽時候,這里最有意思的景觀是:小鎮居民常常陸續走出一個洞口,然后又消失在另一個洞口。
  后來,庫帕佩蒂出產的蛋白石大量涌入市場,壓低了整體的價位,礦工的生活也變得越來越艱難,再加上礦源日益枯竭,人們開始陸續地離開這里。
  如今,生活在庫珀佩蒂的居民大概還有四五千人,他們大多是當年抱著發財夢從各個國家投奔至此的淘寶者的子孫,其中還包括部分澳大利亞土著。但事實上,根本沒有人清楚庫珀佩蒂到底有多少常駐人口。當地警察曾經打算認真盤點一次,消息剛剛傳出來,警察局就被炸彈轟上了天……人們猜測,多半是那些想逃稅的人在搗鬼。
  以前,警察在庫帕佩蒂是一個比礦工還危險的職業,因為在這里,人們解決爭端的方式就是炸彈。由于居民們不是礦工,就是礦工的家屬,所以對他們來說,炸彈是最容易到手的武器。在庫帕佩蒂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膽大包天的兇犯,此人和好友合伙包下了一口礦井,當發掘到一塊珍貴的蛋白石后起了貪念,偷偷藏起寶石,不料被朋友發現,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他殺死了朋友,駕車逃亡。不明就里的警察在路上攔下他,毫不留情地開出一張超速罰單。誰知半夜,這家伙居然送給了警車一顆炸彈。警方把他帶回警局詢問,最終因為證據不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大搖大擺地走出警局……就在當天夜里,警察局被炸彈夷為平地。
  今天來到庫帕佩蒂的人,遠遠就能看到這座城鎮的標志:一輛由卡車改裝而成的挖礦機。當年的礦工們的后裔,一代代地在地下洞穴里長大,到了今天,大部分人仍然住在地下,成了現代的“穴居人”。在地面上,遍布著破敗的老屋、廢棄的車輛,而當年的礦道廢棄之后,經過飛沙走石的長年填埋,最后只留下一排排頂端帶著圓坑的小沙丘……
  令很多慕名而來的游客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安靜的夜里,經常能夠聽到從地下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響。據說,這是那些在礦難中死去的人,半個多世紀以來,他們始終不肯離去,依然在那里敲敲鑿鑿地碰著運氣。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