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人生哲理 > [在華外國毒販死刑概況] 加拿大毒販死刑外國評論

[在華外國毒販死刑概況] 加拿大毒販死刑外國評論

來源:人生哲理 時間:2019-05-04 點擊: 推薦訪問: 在華 概況 死刑

  7月初,就菲律賓政要為一名菲籍毒販求情事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說,涉案菲律賓公民販毒數量巨大,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中國司法機關將依法作出公正判決。
  她強調,中國法律保留死刑,但慎用死刑,對適用死刑有著嚴格的司法程序和規定。中方希望來華的外國公民了解并遵守中國法律,不要從事違法犯罪活動。
  這名菲律賓女子于2011年攜帶6公斤毒品在杭州機場被中國警方逮捕。這也是三年來菲律賓方面第二次為在中國判處死刑的菲律賓毒販求情。
  2000年發布的中國禁毒白皮書顯示,中國當時已由毒品過境受害國轉變為毒品過境與消費并存的受害國。從那時起,已經有至少10名外籍毒販在中國被判處死刑。
  這些外籍毒販全部在中國最主要的跨境販毒通道上被抓捕。
  英國媒體的分析也許較為確切:中國處決包括英國人阿克毛在內的外國毒販,就是希望告訴外界中國堅決打擊境外毒販的決心。而且只要中國的死刑還存在,中國在禁毒問題上就會使用死刑,如果當局在這方面顯示手軟,問題會越來越嚴重。
  “金三角”新通道上的毒販們
  菲律賓人在國外因販毒被判處死刑的情況并不少見。由于每年有成千上萬的菲律賓人在海外工作,經常被販毒團伙利用。在菲國內,專門稱他們為“毒騾”。
  根據民間組織統計,到2011年,有至少8名菲律賓人因販毒在沙特阿拉伯被判死刑。
  菲律賓國會議員曾專門向國會提交“反毒騾”法案,希望對“毒騾”的招募者進行嚴厲懲罰,比如處以終身監禁并處最高約60萬美元的罰款。菲總統府發言人也特別強調過,阻止菲國民淪為運毒工具。
  2011年,曾有5名菲律賓毒販在中國被判處死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是法治國家,司法機關對菲律賓毒販依法進行審理,并保障了當事人的訴訟權。而且,中菲此前一直就該案保持暢通的溝通。
  判處死刑的1男2女分別于2008年5月、12月攜帶超過4公斤毒品從廈門、深圳等地入境時查獲。另外還有2人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
  按照中國法律,販運超過50克海洛因或10克可卡因,即被認定為“數量較大”,進入死刑量刑范圍。
  菲律賓政府一方面向中國提出對這些人進行減刑或緩期,同時也呼吁菲律賓國民避免成為國際販毒集團的替罪羊。
  東南亞一直是中國毒品的重要來源地,也有多名東南亞國籍毒販在中國被處以死刑。
  自2002年3月,緬甸籍毒販周卓芬、譚明林、晏寬以及老撾籍毒販陳培林先后被四川、云南等地的法院判處死刑。
  他們被抓獲時,中國警方都起獲了數公斤毒品。此外也有證據表明,他們之前長期從東南亞向中國運送毒品。
  根據上海市人民檢察院主辦的公開出版物確認,“金三角”地區過去由泰國轉運世界各地的毒品,至2007年時已有40%經由中國轉口。三條由緬甸為起點的販毒路線中,又有兩條以昆明為中轉。
  來自公安部的消息則說,自2005年發動“禁毒人民戰爭”至2012年,中國積極參與聯合國禁毒系統開展的“紫色行動”、“黃寶石行動”、“棱柱行動”、“水晶流向行動”,與上海合作組織密切合作,進一步加強了對重點品種、重點國家出口的易制毒化學品的國際核查力度。通過嚴密查緝共繳獲6675噸易制毒化學品,通過國際核查共阻止5807噸易制毒化學品出口。
  2008年11月,還有一名35歲的南非籍女子因攜帶超過3公斤毒品在廣州機場被捕,后被判處死刑。
  浙江省公安廳禁毒總隊高級警員公開發表的論文認為,中國在西南、西北、東北境外分別面臨著“金三角”、“金新月”等毒源地的沖擊,歐美國家生產的新型毒品也經中國東南沿海地區向內地滲透。
  早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臺灣、香港販毒團伙利用內地麻黃素等易制毒化學品資源以及執法部門對冰毒犯罪了解不夠的情況,開始在福建、廣東等東南沿海一帶加工制造冰毒等新型毒品。
  2010年,一名法籍華裔因參與廣東、河南等地冰毒制造活動,與其中國同伙被判死刑。
  東北亞鏈條
  上述論文說,來自韓國、日本等地的制毒分子多在吉林、遼寧和山東制造冰毒。“韓國毒販多為職業毒販,與中國國內不法人員相勾結,由境內毒販提供制毒場所,聯絡購買制毒原料、配劑等,韓國人則負責資金和提供技術,常常以開辦合法企業為掩護進行制毒活動,并負責將冰毒經大連、青島、煙臺、威海等港口走私到韓國。”
  日本籍販毒分子一般將冰毒運回日本,或作為韓國不法分子的冰毒買方,將毒品運回本國。
  中國國內生產的冰毒被販賣到韓國、日本、菲律賓、澳大利亞等國,嚴重損害了中國的國際形象,“聯合國麻管局和美國禁毒年度報告已將中國列為冰毒主要來源國”。
  根據日本外務省日本人保護課(科)數據, 1999年、2001年日本人在中國因販毒被拘留者均為2 人,2003年激增為13人。他們大多以失業者居多,其中最小的一名20多歲男子曾在新宿街頭露宿。
  某日,他正在公園閑坐的時候,一個男子出價20萬日元、即約1. 2萬元人民幣,要其攜帶毒品到中國。2003年11月他攜帶假護照和1. 5公斤毒品在上海機場被拘押。另有一名男子攜帶7公斤毒品進入中國時被查獲。
  日本媒體分析認為,自從2001年日本與朝鮮發生船只沖撞后,日方加強了海上巡保力度,海上運輸毒品的線路受阻。于是,日本販毒團伙用很少的資金收買生活窘困者攜帶毒品進出中國。即使被查獲,只要有一人成功,就能獲得暴利。
  1999年、2000年被查獲的攜帶毒品者分別被中國政府判處20年徒刑和無期徒刑。
  根據新華社報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聲明,2003年被查獲的日本毒販中的森勝男、鵜飼德博兩人以及他們的雇主武田輝夫,在2010年4月9日上午被執行死刑。   此前在4月6日,另一名在2006年被查獲的日本毒販赤野光信被執行死刑,被稱為1972年中日恢復邦交以后在中國第一個被執行死刑的日本人。他在2006年雇傭另一名日本人一同從中國向日本運送2. 5公斤毒品時,在大連機場被查獲。
  這4人伏法時,3人超過65歲,最小的一人48歲。
  武田輝夫以一公斤200萬日元的價格雇傭日本人為其進行毒品運輸,森勝男、鵜飼德博就是因此在中國被查獲的。
  森勝男說,他被告知在中國即使被抓住了,頂多就是關一年,然后就可以回到日本。一個月后,他就被捕了。
  對于多名日本人在中國因販毒被判處死刑,日本媒體態度不一。除了有媒體提出激烈反對,也有媒體認為,這種判決顯示了中國在販毒問題上的嚴厲態度。
  查獲多名日本毒販的2003年,其實是中國對日本公民15天入境實行免簽的頭一年,每年兩國之間的人員往來已過300萬人次,跨國販毒已經成為嚴峻問題。
  而韓聯社2010年7月的報道則說,在中國因走私販毒被捕的外國人中,韓國人最多,到2010年3月達到80多人。
  由于持續嚴厲打擊,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韓國國內的毒品價格飛漲,于是很多人冒險從境外向韓國輸送毒品,甚至在海外建立生產基地。
  2001年,韓國人申玉斗因生產、販運毒品在中國被處以死刑。他和多名同伙于1997年被捕。
  申玉斗被執行死刑后,一些韓國媒體發難,認為中國未按照國際公約向韓國政府提前進行告知。
  而經過調查發現,黑龍江省高級法院曾向韓國駐華大使館及駐沈陽領事辦事處傳真了相關文件,但是被韓方辦事人員忽略。韓駐華大使館總領事、領事金炳權、駐沈陽領事辦公室所長、領事均因此被免職召回韓國。
  成長的“金新月”通道
  1997年1月,一外國籍公民與香港籍毒販在深圳的賓館被中國警方抓獲,現場起獲海洛因576克,于2001年4月被執行死刑。此后,長沙等地方法院也曾判處外國毒販死刑。
  在中國因販毒被處以死刑的罪犯中,最著名的就是時年53歲的英國公民阿克毛。2007年9月,這名英國籍毒販從塔吉克斯坦的杜尚別攜帶4公斤毒品抵達新疆烏魯木齊,被中國海關安檢人員查獲,由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其死刑。
  中國新疆所面對的中亞及阿富汗“金新月”地帶,正在成為與“金三角”相提并論的重要毒品生產地。
  《法制日報》曾報道說,根據中國海關數據,查處的毒品50%來自“金三角”、45%來自“金新月”。目前來自中亞的毒品已經形成境外指揮、中亞滲透、中國西南地區轉運、粵滬集散的格局。
  僅2001至2003年4月,新疆的紅其拉甫、阿拉山口、霍爾果斯、塔城、阿勒泰海關口岸就查獲各類販毒案件20多起,繳獲醋酸酐59. 6噸、安菲拉酮60多萬片、海洛因4. 3公斤、鴉片5. 2公斤、大麻8公斤。
  英國政府對阿克毛的死刑進行了“奔走”,請求對阿克毛“寬大處理”。
  2009年底,在阿克毛被依法處決的當天,中國駐英使館在其官方網站上就此事發表聲明:走私毒品在全世界都是重罪,中國對此有著痛苦的歷史記憶。現在中國民眾對毒品犯罪極為憎恨,在最近的網絡調查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民眾支持法院的判決。
  作為全球重要的毒品生產、販賣地,在東盟10國中有8個國家可以對毒品犯罪實施死刑。其中,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多次對在其境內販賣毒品的外國公民處以極刑。
  至2006年,已有20多名外國人在印度尼西亞因毒品問題被判處死刑,占全部毒品死刑犯的五分之一。
  2005年4月,6名澳大利亞人因攜帶毒品被巴厘地方法院和印尼最高法院判處死刑。雖然澳大利亞政府多次向印尼方面提出赦免請求,但沒有如愿。
  而在馬來西亞的護照簽證上特別有一行小字:走私毒品將被判處死刑。早在1986年,就有兩名澳大利亞人因攜帶170克毒品被判處死刑。
  2002年,另一名25歲的澳大利亞籍越南裔男子自柬埔寨飛往墨爾本,在新加坡機場中轉時被發現攜帶毒品,后被判處絞刑。
  澳大利亞總理霍華德先后5次向新加坡政府求情,并警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如果新加坡執意處死阮拓文,就等著受到澳洲人長期憎惡吧!”但后者仍然駁回了赦免阮拓文的請求。
  另一個在中國被處以死刑的著名外籍毒販就是糯康。他因在湄公河上襲擊中國船員事發,被引渡到中國進行審判并進行注射死刑。這種形式,也許將成為中國打擊跨境販毒的有力武器。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