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搞笑文章 > 渝雷幫馳騁在山城里的自由騎士:自由騎士

渝雷幫馳騁在山城里的自由騎士:自由騎士

來源:搞笑文章 時間:2019-05-05 點擊: 推薦訪問: 山城 自由 自由主義

  提到“哈雷—戴維森”摩托,你會想到什么?紋身、皮衣、叛逆、酗酒、飆車、吸毒?得了,收起你那陳舊的印象,跟著我們走進重慶“渝雷幫”吧,去了解這群追逐夢想與自由的騎士們的真實世界。
  1918年11月12日,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協議簽訂的第二天,盟軍下士羅伊·霍爾茨騎著一輛摩托車,第一個趾高氣揚地踏上德國領土。多家世界知名媒體的頭條都刊登了一則與此相關的名為《一個美國人和一輛摩托車》的圖片新聞,“哈雷——戴維森摩托車”由此聲名鵲起。
  事實上,早在1903年美國北部威斯康星州的那間小木屋中,當21歲的威廉·哈雷和20歲的阿瑟·戴維森在一臺自行車上加裝了小型風冷汽油發動機時,“哈雷—戴維森”這個傳奇摩托車品牌就已經誕生。
  時至今日,“哈雷—戴維森”已經走過了110年的歲月。它的品牌知名度伴隨著轟鳴聲傳到世界各地,并逐漸演變成為一種精神。
  哈雷騎士:冷酷到底,帥氣十足
  六月七號早上十點左右,在重慶悅來國際會展中心外的寬闊路面上,突然駛過的二十多輛摩托車,引得路邊行人紛紛駐足贊嘆。摩托上的騎士們或者戴著墨鏡,或者頂著布滿鋼釘的頭盔,或者用一條方巾遮住自己的面龐;在他們的胯下,是比普通摩托車更加龐大并極具個性的鋼鐵車身,機車傳出的是陣陣獨特的“馬蹄”轟鳴,而在他們的黑色皮衣或者黑灰T恤背部,都印著三個字——“渝雷幫”。“渝”和“幫”大家一看便明白:代表一群重慶人,而“雷”字的意思呢?恰恰就是指代他們騎行的摩托車品牌——“哈雷—戴維森”。
  這群“冷酷到底”的“渝雷幫”騎士們當天并沒有表演任何炫酷的車技,也沒有進行速度的狂飆,只是在頭車的帶領下,在限制時速的范圍內繞著車展會場外圍行駛了一圈,然后停下車,緩緩地進入了展會廳。即便是這樣,這群騎士從頭到尾的裝扮和騎行的座駕,依舊讓現場觀看的人們無比激動,如同看到了當年《終結者II》中帥氣的阿諾·施瓦辛格身著皮衣、戴著墨鏡跨著哈雷摩托上急速駛過一般。
  之前這一幕哈雷秀自然為展廳內哈雷摩托的展臺積攢了人氣,展臺前圍觀的人數甚至比很多豪車還要多。“渝雷幫”的成員們也引得攝影師們紛紛將鏡頭對準了他們,可以說,這些騎士們的受追捧熱度遠遠超過了相鄰展臺那幾位擁有魔鬼身材的火辣車模。
  哈雷摩托:一種精神,一種姿態
  不知車展現場對著“渝雷幫”的騎士們不停拍照和議論的人除了“帥、酷”的贊嘆之外還作何感想?在這個有著古怪流行趨勢的年代,當有些男人開始穿絲襪時,當主流價值觀已經將一些人本應擁有的陽剛之氣閹割時,是否還有人記得當年一個女孩面對全世界毫無畏懼地坦言她是一個“開哈雷、吃牛排、煙不離口、喜歡豪飲”的人。她的名字叫查理茲· 塞隆,奧斯卡影后。
  當看到馬龍·白蘭度在《狂野小子》中用哈雷摩托發泄懷舊和反叛情節時,不知你的內心是否也驚起一絲波瀾,“騎馬征服世界”的夢想立刻閃入腦中。
  除了夢想,哈雷在歷經了百年歷史之后,更是由早年的一種反文化過渡成為今日的主流文化,并且漸漸代表了一種“崇尚自由、獨立、進取、品味”的精神。
  而在重慶,“渝雷幫”的騎士們則用更現代的方式詮釋著哈雷精神:他們不是狂放不羈、惹是生非的莽漢子,也過了流浪叛逆的年齡。他們除了騎士身份之外,還擁有著藝術家、教授、經理、飛行員、老板等各種各樣的職業標簽。更加值得一提的是,“渝雷幫”的騎士們沒有一位是依靠在家庭的大樹下獲得財富的。哈雷摩托對于這些已經獲得了一定成功的人們來說,成為生活中的一種自由的生活姿態和理念。“騎著哈雷,一路向北”不再是他們逃離社會桎梏的途徑,而是一種體驗感受生活的方式。
  哈雷摩托還有一種獨特的魅力:世界上沒有兩輛一模一樣的車。將自己的愛車進行改造,彰顯自己的個性,這也是“渝雷幫”騎士們的必修課。或是一顆骷髏形狀的頭燈,或是如機槍般在行駛過程中飛速旋轉的排氣孔……他們根據自己的個性任意改裝和打造自己心目中的哈雷形象,他們要得就是摩托裸露的鋼鐵心臟,金屬的質感,強勁的馬力,令人心醉的線條。不需要多么高科技的元素,僅僅是那一陣哈雷獨特的轟鳴,便可以叫“渝雷幫”的人認出同伴,找到群體。
  哈雷態度:
  不干涉別人的自由,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叛逆、酗酒、飆車、吸毒,這是國內一些人對玩哈雷摩托的人陳舊的看法,也因為此,“渝雷幫”的騎士們在個別人的眼中也不那么陽光。事實上,這是一種誤解,用“渝雷幫”自己的話說:“所推崇的哈雷是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甚至還包括環保、公益、慈善活動。”
  在車展第一天當日下午,“渝雷幫”的騎士們就前去鐵山坪的一所學校,為那里的孩子帶去了自己的心意,而這樣的活動,他們已經舉辦了多次。
  “不干涉別人的自由,不在乎別人的看法”,這也是目前眾多哈雷騎士一直倡導的態度。說到底,哈雷本身沒有指向性,只是眾多休閑運動中的一種而已,但有了精神境界的追求,就有了內涵。
  在美國有句諺語:“年輕時有輛哈雷—戴維森,年老時有輛凱迪拉克,則此生了無他愿”。而對應到“渝雷幫”的身上,這群騎士們已經實現了此生的第一個愿望。
  更幸運的是,在中國各大城市發布對于摩托車的各種禁令的今天,他們依然可以在規定之內馳騁在山城里。重慶多山,對于更強調騎行而非特技和穿越的哈雷摩托來說,有些人會認為這是一種限制。可“渝雷幫”的騎士們卻在山路上獲得了更多的樂趣:彎曲的山路你不會知道下一秒能見到什么,這種期待感也使得騎士們在重慶的山路上騎行時,隨時擁有者新鮮感。而且你絕不會在大街上看到一輛哈雷在飆車,也不會聽到任何關于哈雷摩托的事故報告。
  于此,換個角度看,“渝雷幫”既活在這座城市里,也活在個人的世界里。
  黑羽:生活不能沒有態度
  乍一看黑羽,與常人印象中的哈雷騎士如出一轍:蓄著小胡子,帶著耳環,手指上帶著多顆戒指,刺青,叼著一副煙斗,桀驁不馴的模樣中又透著一種文藝范兒。   “哈雷是情人”,黑羽撫摸著心愛的座騎,很認真地說道。
  早年的黑羽在上海是一位動畫導演,出身藝術家庭的他注定和藝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藝術人多半熱愛自由,喜歡追求刺激,這與哈雷的精神不謀而合。
  來到重慶后,黑羽開設了自己的刺青藝術工作室,并將自己全身上下四分之三的皮膚都覆蓋上了這種彰顯性格的標志。在他的左臂上,刺著一副“嘎巴拉”的圖案,這種看似是恐怖的骷髏頭骨的標志實際是藏區的一種心靈圖騰,是獲得圓滿報身有修為的喇嘛在圓寂之后,將其頭蓋骨,腿骨,指骨捐出以制作成特殊的法器。而他對佛教也有著一定的研習,“哈雷崇尚自由,佛教引人向善,這都是一種生活態度。”
  黑羽的座騎是肥仔,沒錯,正是《終結者II》中阿諾駕駛的那種型號,只是黑羽根據自身的需求,將把手改裝的高了一些,并加上了自己理想中的裝飾。“買到哈雷摩托,第一次騎行時的感受給我印象很深,那是一種夢想實現后的激動。”
  “汽車像個牢籠一般,將你困在里面;而摩托車毫無遮蔽,它可以讓你更直接地觸摸到大自然的靈魂。而哈雷,這個品牌的百年文化與內涵,更是越老越有味道。”說這句話的時候,黑羽用修剪壓了壓手中煙斗里的煙草,并緩緩吸了口,隨著吐出的那一陣煙草香氣,他又補充了一句:“抽煙斗,其實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阿榮:向著大海的方向飛馳
  要說哈雷摩托中的“高富帥”,“滑翔”型的機車一定能上榜。阿榮就有一輛“至尊滑翔105年紀念版”,加上第一臺“戴娜——街霸”,他已經擁有了兩輛哈雷摩托。
  剛接觸,你會誤以為阿榮是重慶本地人,他的性格里帶著地道的豪爽與耿直。可當他一開口,略帶重慶味道的普通話又暴露了他的外地人身份。
  十七年前,阿榮從廣東來到重慶,自從認識了一幫“純粹的哥們”,阿榮便決定留在了這座城市里。現在的他已經是解放碑一家海鮮時尚城的老板。提到哈雷,阿榮透露出一種遺憾的神情,他說:“在國內,摩托車被某些人帶著一種有色的眼光來看待,有些人甚至歧視摩托車騎行者。其次,哈雷摩托其實是成人的玩具,他的價值并不在于是交通工具,有些城市強制實行摩托車幾年報廢的規定,這對于哈雷的擁有者來說也不公平。”
  不過提到自己的哈雷摩托,他又興奮了起來:“我喜歡大海,在我的哈雷改裝上,我也會慢慢在上面加入海洋的各種元素,我會將車身全部噴繪為海洋的藍色。”阿榮說,某一天,他一定會完成自己的愿望:騎著心愛的哈雷,在海邊飛馳。
  就在前不久,他也如同其他“渝雷幫”的成員一樣,用彩色刺青為自己打下了標記,那是一條旗魚在追逐海洋中的其他魚類的圖案。旗魚,一種擁有如利劍一般尖嘴的兇猛海洋魚類,也是公認的短距離速度最快的魚類,“就像騎在哈雷摩托上一樣,你能想象在哈雷發動機強大的扭力下,在悶雷般的馬蹄聲中,車子速度在五秒內加速到一百五十多所帶來的后推力嗎?”
  無畏:夢想擁有“鐵血戰士”那樣的座駕
  經理人、俱樂部老板、哈雷騎士、皮艇愛好者、改裝車愛好者……這幾種身份完美地集合在了無畏的身上。他是浙江人,來渝的十一年打拼已然讓他獲得了事業上的成功。有意思的是,他甚至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一個QQ號,他坦言自己不喜歡花費時間泡在網上,更愿意把這些時間分配給了自己不同的愛好,當然,哈雷獲得的時間最多。
  兩年前,無畏就擁有了自己的第一輛哈雷;而今天,他已經是三輛哈雷摩托的主人:路王、大道滑翔、883。除了哈雷,他還有鈴木、寶馬等多款摩托及牧馬人越野車。他承認自己確實非常喜歡車,而哈雷更是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深深的吸引了他。至于一個摩托車愛好者是否都需要一輛哈雷?他說購買哈雷并不是一種追風,也沒有必要。不過,當一個人體會過騎行哈雷的感覺,轟鳴就會叫他熱血沸騰而情不自禁地愛上哈雷。
  他是“渝雷幫”中極少數幾個以哈雷當做代步車的人之一,“駕駛摩托,你基本不用擔心上班會遲到”。他在車輛的選擇上,會更多地考慮舒適性。而說到未來的打算,他坦言夢想將自己的哈雷打造成一輛擁有“鐵血戰士”風格的車。看過《鐵血戰士》的人一定會對電影外星人那剽悍的身材和作風印象深刻,“那種風格,配上哈雷,才能彰顯男人的霸氣!”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