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搞笑文章 > 一張披薩有多少利潤 [披薩店老板引發的政治風波]

一張披薩有多少利潤 [披薩店老板引發的政治風波]

來源:搞笑文章 時間:2019-05-07 點擊: 推薦訪問: 引發 披薩 老板

  在美國,肯德基位于快餐行業的最底層,往上是麥當勞和漢堡王,棒!約翰和賽百味則屬于高層。但這個最傳統的披薩連鎖店,卻無意中被卷入一場政治風波。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位長期旅居美國的華人回國后,想吃一頓正宗的美式披薩。結果,他意外地發現必勝客(Pizza Hut)這種在美國低檔的快餐店,到了中國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中檔餐廳。他決定去嘗試一下,披薩上來咬了一口,發現里面竟然沒有番茄醬。他問服務員怎么回事?服務員說:“桌上有番茄醬,往上面撒就是了。”
  這位華人非常不適應。他覺得,首先,瓶裝番茄醬是用來蘸薯條吃的,根本不是披薩應該用的番茄醬。第二,披薩餡料應該分為三層:最下面是番茄醬,中間是肉、蔬菜等其它原料,頂上是芝士,三層放好后才能入爐烘烤。必勝客實際上是偷工減料,欺負中國人沒有吃過披薩。吃慣了美式棒!約翰篩盤熱風爐烤制披薩的他,覺得必勝客鐵盤烤制太過油膩。
  不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關于棒!約翰和必勝客這對老對手的比較一直沒有間斷過。但必勝客門口經常要排隊等座,而棒!約翰在城市中心難覓蹤影的現象,卻是中國獨有。
  連創始人都不要必勝客了
  在美國,披薩連鎖生意一直是三足鼎立的局面。必勝客、達美樂以店面數量取勝,棒!約翰則以披薩質量和口感取勝。
  1994年,在必勝客被百勝集團收購近20年后,必勝客創始人弗蘭克·卡尼把手里的必勝客股票全部清空,換回一大堆“棒!約翰”的股票。他經常和約翰·施納德(棒!約翰創始人)共同出現在公開場合,當問起為什么離開自己創造的品牌時,他說的就是“棒!約翰”的廣告語:“我已找到更好的披薩。”
  “棒!約翰”為此還拍了廣告嘲諷必勝客。其中一個廣告是這樣的:必勝客正在開董事會,辦公室的墻上掛著創始人的照片,這時弗蘭克走進來,取下自己的照片就走,在離開辦公室之前,他回過頭來對必勝客的人說,“我去棒!約翰了,做更好的餡餅。”另一個廣告更勁爆:必勝客在開董事會,每個董事都在練習投飛鏢,靶子就是是弗蘭克的照片,每個人在投飛鏢之前都惡狠狠地說:“我叫你去棒!約翰,我叫你去棒!約翰......”
  如今的必勝客早已經沒了創始人卡尼兄弟的堪薩斯血統,它現在姓“Yum(百勝集團)”。
  弗蘭克在解釋他加盟棒!約翰的原因時還說:百勝集團收購必勝客后,雖然成為世界第一大披薩連鎖店,但披薩質量一直在下降,而且幾乎使他和哥哥創建的“美式披薩”傳統面目全非——傳統的餡料、傳統的烤制方法、包括在外賣店里老板和顧客輕松聊上幾句的感覺都不見了。
  而棒!約翰創始人約翰·施耐德卻能讓他找回這些失去的東西。
  棒!約翰創始人和他的美式傳統
  今年3月,美國《財富》雜志記者詹姆斯·班德勒被請到了棒!約翰創始人約翰·施耐德的家中做客。記者采訪完后出門口,直呼“會面時間還不如等待披薩外賣的時間長”。
  從1984年棒!約翰品牌誕生至今的近30年里,創始人約翰·施耐德并沒有像IT大佬們那樣得到在媒體上頻繁露臉的機會。關于他的新聞報道出奇的少,除了上世紀末和必勝客因廣告糾紛的官司外,就是那段永遠不再更新的開創品牌故事:“我12歲的時候,就在外公的房子里辦了一家給水槽刷漆的公司。外公是我的導師,他希望我早點工作。我沒考上法學院。1983年的勞動節是個周末,爸爸讓我去經營他參股的一家小酒館——Mick"s Lounge,工資每周200美元。那家酒館當時已經快要關門,但是我說自己能讓它起死回生。我夢想開一家披薩店,當時連餐館的名字、菜單和菜譜都想好了。我的同學幫忙設計了標志。我認為,如果我們用酒館后面的雜物間賣5美元一個的披薩,在前面賣50美分一杯的啤酒,肯定能賺錢。于是我們拆掉了雜物間,安裝了一個烤披薩餅的爐子,開始賣棒!約翰披薩。”
  不過《財富》記者這次被請到家里,并也不是要替他宣傳打響知名度,而是要為這位“披薩大佬”澄清美國總統競選中的一連串誤會。
  這一切的起因,就是那座傳說中位于在路易斯維爾、占地2000多平方米,車庫里有17輛跑車的超奢華官邸。但是,這對一個身家數十億美元的老板來說,又算得了什么呢?
  去年春天,正值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和奧巴馬競選總統的關鍵時刻。約翰·施耐德卻因為這棟房子被神奇地卷入了混戰,并成為眾矢之的。
  施耐德是個注冊的共和黨人,曾經支持過小布什競選,但這次,他對奧巴馬和羅姆尼的競爭沒有興趣,只是無意中告訴手下的員工:這幾年,美國好像不再是以前那樣了,似乎暗指即將有眉目的奧巴馬醫改。
  就是這句話,把羅姆尼和支持者們吸引到了約翰·施耐德的豪宅前。羅姆尼在那里激動地發表演說:“你看看,一個做披薩的擁有這么好的房子。我們共和黨人對這件事一定會說,他配得上這一切,他就應該住這樣的好房子;而民主黨呢,肯定會說,他怎么能住這么好的房子?”
  這段演說的視頻被迅速上傳到Youtube上,很快全美國都看到了。
  莫名其妙卷入政治糾紛的施耐德很不舒服。許多美國人并不相信那個總是穿著牛仔褲、系著紅色圍裙的披薩店老板居然會對政治這么熱衷。
  事實上,施耐德只是無意中成為了政客宣傳的手段。他骨子里還是那種最傳統的美式生意人。施耐德的祖父經營著三個小買賣,而且經營狀況一直不錯,祖父教給他的原則就是:不能欠債、不能赤字。這也是為什么他不支持奧巴馬醫改的原因。而這個原則,也被施耐德用各種方式堅守著——他不希望自己的披薩店貸款來擴張店面。他知道競爭對手的店數量更多,但他不明白優質產品為什么不能戰無不勝。
  這就是他一直在追求的東西,而政治、醫改、黨派之爭,他并不熱衷,否則他完全可以追隨政客父親的腳步,從一開始,就沒必要當一個做披薩的廚師。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