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搞笑文章 > 魏軍航向深藍|魏軍

魏軍航向深藍|魏軍

來源:搞笑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深藍 航向 魏軍

  起錨   我的帆船航海生活是從1997年香港回歸開始的。我計劃沿著當年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路線,從大連駕駛帆船航行到香港,沿途在每一個當年的要塞做一個近代史回顧。我還給活動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97中國海帆船拉力賽”。
  一年后我只身來到了廈門,希望能用帆船橫渡臺灣海峽,開辟兩岸直航。一天,福建省隊的陳教練帶著我們乘坐帆船,當船傾斜著開出鼓浪嶼的鷺江水道,迎面展開的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我忽然感覺到一種神奇,一種滿足,一種似曾熟悉,又似曾找尋的東西,我當時在想,航海是這么棒的一件事情,應該讓更多人喜歡。自此我決定在廈門組建帆船俱樂部,實實在在地學習和推廣帆船運動,當時我們在組織愛好者參加比賽的同時,也想策劃駕駛帆船去環球,記得那時剛把環球的想法露出來,廈門日報就寫出一個整版的文章《駕帆船環球將不再是外國人的專利》。居住鼓浪嶼的火木教練看完這篇文章嚴肅地問我:“你憑什么去環球?”今天回想起來,我的沖勁很大但技能很少,時候未到。
  2002年,我和幾個愛好戶外運動的年輕人成立了頑石航海俱樂部的前身頑石戶外俱樂部。當年5月我們進行了第一次航海活動,駕駛帆船從廈門開到東山,記得那時我們沒有GPS,而是用一個簡單的指北針,兩個三角板,一張紙海圖就出海了,原計劃我們要在傍晚到達古雷頭,結果天黑前我們沒能駛入菜嶼群島中可通航的水道,只能靠羅涇指向摸黑走,結果偏離了幾度進入了邊上有礁石的兩島之間,感覺不對后,調頭按羅涇和時間估算距離才又駛入正確的航道,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那時沒有用GPS,但這些實踐確實鍛煉了我們的航海的基本技能和膽量。
  2002年10月,我帶領頑石俱樂部的10個同伴傾巢而出駕駛兩艘J24直奔西沙,在最后文昌至永興島的航段中,幾米高的大浪把我們如同樹葉一樣的小船拋來拋去,在平常完全無法忍受的環境中度過了36小時,讓我們真正認識到了什么是大海,我們頑石戶外俱樂部也真正拉開了航海的序幕。
  升帆
  2005年,俱樂部策劃舉辦了第一個國內民間的帆船賽事—“俱樂部杯”帆船挑戰賽,當時的理念是希望在我們的推動下有更多的人參加帆船運動,也相信中國的帆船運動一定會有發展。兩條J24,兩隊完全沒有參加過帆船比賽的選手,在中帆協的主持下進行了一場很認真又很沒有水平的比賽。觀看比賽的人誰都沒有想到,這場比賽就是八年之后遍布全國三十幾支高水平賽隊角逐的中國俱樂部杯帆船挑戰賽的第一場比賽,那個從西沙采回的硨磲貝翻制的純銀獎杯,記載著頑石航海的發展,更記載著中國帆船運動的演繹。
  在頑石航海自編的教材里,第一句話就是;“當你升起了船帆,你會看到整個世界”,在這個理念推動下,大家都在問,船長什么時候我們去環球航行?2011年春節的宴會上,俱樂部為帆船運動的推廣,正式將環球列入2011~2012年工作計劃,11月3日,我率領頑石的七位弟兄駕駛廈門號開始了中國第一次沿地球大陸的自然地貌的環球航行。我們的理念是,通過我們看世界,喚起人們保護海洋,熱愛帆船運動,增加海洋知識,開拓和世界各國帆船航海俱樂部的交流。2012年9月14日,廈門號帆船歷經10個月的風浪,穿過南太平洋西風帶,繞過合恩角,繞過好望角凱旋廈門。
  回來以后,一位老朋友對我說了一句話:“你可以去死了。”我很高興,我完成了一件讓我此生無憾的事。我做到了讓更多的人通過廈門號的故事認識了帆船,有更多的人參加到了帆船運動中來,也將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保護海洋的隊伍中來,有更多的人通過我們看到了包裹著地球的海洋。
  航海使我堅強了,這世上還有什么比在驚濤中的無助更可怕;環球也讓我更脆弱了,似乎看不得別人受苦、動物受虐和環境受到污染。我對生活更珍惜了,因為在我的心中曾經與這個世界永別過。
  地球真小,世界真大
  地球是自然形成的,世界是人類組成的。
  小時候僅把地球的球看做一個名詞,概念上仍是一個無邊的平面,聽到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遙不可及。今天,我看到了,卻又不敢相信地球竟是如此的小,在世界地圖上畫一條線實際上也沒有多長,也許就像是小孩看人生,一切都是未來,待你成年就覺得一切都在眼前。對地球我們都應該去認識,要像成年人珍惜時間一樣去珍愛,否則一切過去留下的就只能是嘆息了。地球真小,我們的在航時間僅用了176天,而每天僅走了134海里。
  出菲律賓到帕勞的途中,我們遇到了強勁的頂流,只好到海峽邊上的一個海灣候潮,這里非常偏僻,一艘很原始的獨木舟向我們駛來,在獨木舟上有一個小孩,他黑黑的大眼睛愣愣地望著我們,他一定在問自己,他們開的是什么船,從哪里跑到這里來了?在他的眼里,世界就是蔚藍的大海和蔥綠的村莊加上我們豎著高高棍子的神奇東西。
  我們的船在進入帕勞珊瑚礁盤時,清澈的海水讓你無法判斷水的深淺,一叢叢的島嶼像盆景一樣漂浮在翡翠一樣的海上,色彩繽紛的魚和鮮艷的珊瑚,你真的會覺得這是人間仙境,用小連的話說,美得讓人想哭。
  從布里斯班到悉尼我們穿過了60海里的內海,這里的船多得像高速公路上的汽車,來往相遇都會揮手致意,到了下午感覺手臂都發酸了,兩岸美麗的風光悅目,擦舷而過的船上那揮動的手臂賞心悅目,世界真的能很美好。在智利的巴塔格尼亞高原,從天而降的冰川會讓你窒息,你會感覺到一種震撼的美,會讓你忽然感覺上帝就在那上面。南非的一個小漁港里,一只海豹坐在階梯上,瞪著兩只大眼睛在看世界,它的眼神像嬰兒一樣,沒有一點貪嗔癡。
  世界太大了,太多的風景,太多的風情,太多的人情,太多的未知。
  靠岸
  航行結束了,大海的洶涌、大海的柔情、大海的艷麗以及被大海中垃圾套住的海龜;似羽毛一般輕柔的小燕、巨大的鯨魚和目光無辜的海豹;馬達加斯加貧窮母親懷抱里的女孩復雜的發辮、澳大利亞和海鷗嬉戲的小男孩;夜海的波濤中新西蘭海上救護隊的電話、風浪中為我們護航引路的海岸警衛隊、好望角牽引我們進港的海上救護隊志愿者和臨別時僅僅是揮舞一下的手臂……
  風雨狂濤10個月,這些過往的片段回放在我的腦海中。快到家了,看著陸地上隱約的燈光,聽著平靜的海水劃過船舷發出輕柔的水聲,似乎感覺10個月的風雨狂濤如同一場夢,清晰而又飄渺,我曾不止一次的問自己,地球真的就這樣讓我轉了一圈嗎?思來想去,走過兩萬三千海里以后,我最終得到的就是對地球的愛、對生活和家人以及朋友的愛。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