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搞笑文章 > 行動永遠是 郭川永遠是行動

行動永遠是 郭川永遠是行動

來源:搞笑文章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永遠 永遠都是 郭川

  2003年 金海湖   那一年是在京東的金海湖,第一次見到郭川,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對我們來說,這種活動無疑是為了新鮮空氣、啤酒和各種閑聊兼吹牛。郭川,是個結實而寡言的人,應酬了一會兒大家就消失了。片刻后再次出現則是在湖面的帆板上。
  風不大,從并不完美的操帆動作中看得出郭川還在深度學習中。在我看來,在中國,帆板是個職業運動員的項目。而看起來三十多歲,實際也確實年近四十歲的他,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熱愛生活卻羞于交際的人。
  他在五年前,上了一艘香港朋友的帆船并迷上了御風而行的生活。之后,如果有片刻機會做與帆船有關的練習,他都不會放過。所以,他是用了15年的時間走到今天,盡管前面一半時間的效率不太高,基本還只是屬于玩玩。
  但他至少讓我明白,成為一個專業的競技型的帆船手,僅僅有熱情和自我包裝是不夠的。那是一條漫長艱苦的路。
  2005年 北京
  那一年是在編輯部偶遇了郭川。在那一刻,他是和我一樣身份的送稿件的自由攝影師和撰稿人。最為投機的是,他拍的和寫的都是各種戶外運動的玩意兒。當時最“時髦”的項目是登山、徒步和自駕車。而郭川帶給我的是滑翔傘、動力三角翼的視頻,滑沙的照片和航行日本下關的故事。
  他滑沙用的是滑雪的單板,藍天黃沙,從騰格里沙漠的沙丘上躍起滑下。因為也曾拍過朋友用雙板滑沙子,所以我很清楚。雖然滑沙的速度比滑雪慢,但需要學習新的平衡感,能夠忍受酷熱、暴曬和在沙坡上的摔倒翻滾的不適。并且,我發現他學習滑雪已經七年。
  至于帆船,那時我還不太懂,但我能了解遠航與場地賽和帆板的區別,那至少是顛簸航行幾天和幾個小時的區別。我也體驗過暈船是什么滋味,甚至目睹嚴重暈船的人,因為不能上岸而心理崩潰。不能隨時選擇“退場”,可能是帆船航海的一大特色,主動權通常都是掌握在大海手里。
  總之,那一年的郭川是個令人嫉妒的跨界玩家。之后幾年,我們見過幾次面,但都是只聊玩什么了,去哪兒玩了,換了什么相機。記得他以水手身份參加了去菲律賓的比賽和克利伯環球帆船賽。
  當時,最驚訝的還是他有那么多的時間和經費去玩兒。后來他也承認自己有個“小生意”,還是不需要把所有時間都押上的那種。我想,一個能把掙錢放一放的人是快樂的。
  2008年 科欽
  科欽是印度西海岸的古城。有紛亂的新市區和漂亮的老城,深水碼頭和軍港。鄭和在據此不遠的古里病逝,達·伽馬也亡于此、葬于此。洄水區出口處是據說鄭和帶來的中國漁網,而上游河道不斷飄來的水浮蓮和牲畜尸體讓水手們不敢相信這里居然能成為2008年沃爾沃環球帆船賽帆船賽的第三個經停港。
  而賽事駐留期間,港區舉辦了各種豐富的活動,包括一場神秘但不吸引人的展會。因為展會在一棟簡陋的活動大棚里,從門外就開始擁擠吵鬧。加上空氣經常保持在38℃且潮濕的狀態,自然沒有什么賽會的外籍人員敢于造訪。除了郭川。他給我們描述了大棚里類似批發市場的場景,和因此顯得古怪的印度太空火箭模型。
  那次是我第一次知道郭川以前是搞航天發射的,是正宗畢業于北航的碩士,而且在系統內做過青年干部。當時,他加入的“綠蛟龍”賽隊剛經歷了開普敦至科欽賽段的慘敗,并且在日后的賽事中徘徊在中下游的陣營里。
  所以那一天堪稱郭川告別“體制內”生活10周年的紀念日,也是如各種媒體報道的郭川的“煎熬期”中的平淡一天。不用再描述媒體船員的崗位對癡迷航海的郭川造成的折磨,以及突然和10個頂級航海老外在一個封閉環境里共事時的壓力。郭川最簡單的調侃是,“像一個小學生突然被保送進了北大”。
  “保送”指的是中國隊的賽船上至少會給一個崗位必須由中國人擔當。但他真的曾在北大讀過MBA,但第一次環球航行就是頂級賽事也是不能承受之重。落差,從自信地能請辭“體制內”身份的社會精英,剛完成奧運圣火海上傳遞的中國航海明星,到國際賽事里的“打雜的”,而且要持續近一年的時間。
  那一天,在返回酒店的擁擠車流里,郭川說服開嘟嘟車的印度哥們兒讓他開了一段兒。沒錯兒,就是相當于我們的摩的的破車,好歹是他自己掌舵了。
  2009年 里約
  剛剛完成青島里約賽段12800海里航行的郭川,臉色越發黑紅,胡茬,亂發,開始多起來的笑容。他入住酒店后,從個人行李里倒出了大量手工封裝的中成藥。那是在青島,朋友介紹的神醫炮制的調整身心的特效藥,沒有吃完。
  當然媒體更愿意聊聊在新加坡,郭川陷入抑郁癥狀態的時期。那是賽事壓力帶來的。饑餓了但吃不下,疲勞了但睡不著。別的水手的妻兒來探班了,陪伴郭川的只有晚間的噩夢。他的一號替補黃劍已經去港務救援中心接受自救培訓了,隨時可以接他的班。但郭川必須登船,他必須站在甲板上回到青島,否則可能失去的是自己的人生。
  當時我們都希望他堅持到青島,到里約的航行則完全自愿。但是你能想到,他沒有選擇的余地。誰能想像,青島的起航儀式上,郭川的位置上是別人?他是咬牙出發的,帶著一大包藥。但抵達里約的行李還有那么多藥,他已經在崩潰的邊緣轉了一圈回來了。難道僅僅是壓力最大的時期已經過去了?
  當時,在雜志做的采訪中,第一次聽到郭川表示未來的目標,是單人環球航行。我隱隱的感到,郭川人生中最艱難的時期已經度過。他已經完成了一次脫胎換骨。
  2012年 高威
  又是沃爾沃環球帆船賽,7月的高威以終點站城市的驕傲進入節日狀態。港口里,除了各色帆船游艇,最奪目的是VOR70呎大帆船、浩克傳統木帆船和郭川的108號新“青島號”。區別是,關注青島號的都是些老水鬼和骨灰級船賽發燒友。因為青島號的寬扁船型更適合順風滑浪,這是環球競速船的特征。
  郭川從法國駕船到來,一是向賽事致敬,再則給“三亞號”的最后一戰加加油,見見賽事內外的新老朋友。船是朋友買的,設計是按郭川的要求而修改的,已經有兩三個人在為他幫忙。目的是年底的單人不間斷環球,一切都在正軌,只是執行經費還有很多缺口。好吧,說是見見朋友,也是希望有機會認識更多的贊助商。   環球計劃的管理人玲玲,忙碌之中陷入失眠的折磨,只好后半夜出來散步,發現青島號在低潮時已經托底側傾。得到消息,第一次看到的郭川露出慌亂的神情,像孩子得了重病的家長。請求港口吊船檢查,一遍遍的催,真的急。好在船沒什么問題,而他的單人環球也第一次給了我具體的感覺。他是當真的。他要做的不是先把投資人、贊助商綁住,再走一步說一步的玩笑。
  他的性格不適合忽悠贊助商,更適合與專業人士打交道。好在這種性格更令人有信任感,包括氣象專家,專業教練也都樂于與他打交道。當然有一部分原因是,這也是他們的工作。比如教練予旺每天的收費是300歐元。
  當時,他已經完成多次遠航。在沃爾沃環球帆船賽上見識了頂級水手的技術。完成了環法帆船賽、亞速爾群島單人6.5米帆船賽、跨大西洋Mini transat單人帆船賽。在海上并不是一個新人,但兩三年間,斷斷續續在法國進行的強化訓練也確實燒掉了不少錢。
  所以,后來看到有媒體將郭川與李娜對比,點評群眾運動與職業選手都可花開兩枝并不恰當。郭川的訓練并不是業余愛好者可以簡單復制的。或者說,他的專業歷程說明,學習帆船運動的門檻比你想像的低,但環球航行和參加真槍實彈的國際賽事則需要更多的付出和努力。
  2013年 青島
  4月5日凌晨,郭川的單人不間斷環球已經接近青島。一群好朋友按捺不住,開船出遠海迎接郭川時,他撞上了漁網。大家很內疚地看他下水摘漁網卻不能伸手幫助。郭川也沒有抱怨什么,他覺得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
  最終,他在7時59分06秒第二次穿過終點浮標。這是一個圍觀者還比較舒服的時間,不用起得太早。登上甲板,發現郭川的神智很放松,很好。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在路上可以通過衛星通訊與家人聯系。算是對船上艱苦生活的補償。
  關于船上生活已經有很多描述。但實情依然比想像的艱苦,40呎帆船單人環球紀錄之前的空白,就是一個例證。小船更顛簸,補給品和維修備件的裝載空間更少,船速比大船慢導致更長的環球周期都讓以前的水手望而卻步。
  而郭川就是選擇了這個因為艱險而少人問津的級別。曾介紹郭川進入法國帆船界的阿蘭·查皮則稱其為 “很有遠見”。因為與其去挑戰別人的紀錄,不如在新級別開創自己的世界紀錄。也許很快會有人來刷新這個紀錄。但郭川沒有停下腳步,他已經開始準備秋天的巴塞羅那雙人環球帆船賽。他已經有了自己的隊友和賽船,所需要忙碌的是如果經費充足,可以選擇更好的船只。
  就是這樣,郭川用15年的時間展示給我們一個帆船運動愛好者,一個業余人士,如何通過努力和堅持而棲身于世界職業帆船運動的圣殿。這個過程,包括未來的計劃,讓他自己講述多少有些困難,他帶給我們的永遠是行動。

上一篇:魏軍航向深藍|魏軍
下一篇:最后一頁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jyvcfq.tw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肖